慧聪网首页-所有行业-资讯中心-企业管理-商务指南-展会-访谈-行业研究-找供应-找求购-论坛-博客-慧聪吧-免费注册-我的商务中心-即时沟通-站点地图

慧聪网

空竹老人献艺感受迷人的奥运精神

2008/9/16/16:18 来源:今日开州

   空竹是一种民间玩具,在南方并不多见。空竹爱好者多,玩得好,玩得巧的高手却很少。记者9月10日在市体育中心采访时,有幸遇见一位高手。

    老人身材魁梧,一身红衫,精气神极好。他告诉记者,自己来自河南,在珠海养老。其他更多的情况不愿意多谈及,自顾自地把玩起来。他摆弄空竹技巧娴熟,声音、花式变化多样,节奏感很强。不一会,不少在体育中心晨运的市民围了过来。见围观的人多了,老人玩起了特技花样。只见他一会玩“扔高”,将空竹高高抛起来,在惊呼声中又稳稳接住;一会来了个“换手”,最后还玩起了“放地轴”。精彩和惊险中,博得观众阵阵喝彩。

    老人一边玩弄着手中空竹,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应付着旁人的好奇提问。他说,在开封,会抖空竹的人很多。不少人以此为职业,各种花样抖法都能亮几手。空竹各地叫法也不一样。在北方地区,大多叫空竹,风葫芦,空筝,响葫芦,地龙等。据说南方有叫哑铃,转铃,天雷公公的。

    见老人家玩得过瘾,几个孩子也拿起旁边的空竹模仿着玩起来。老人不失热情地进行指导。抖空竹绝对是需要技巧的。孩子手中的空竹要不没法转起来,好不容易转动了,也整不出声音和花样。老人告诉记者,空竹不似陀螺容易掌握,因为不着地,是在线绳的抖动进行的,要保持平衡稳定不容易。“熟能生巧,多练习,多琢磨,一两句话说不好。”老人说。

    见记者十分有诚心,老人又解释了几招。他说,声音是在平稳的基础上,靠提速来达到的;转速越高,声音越大。而要抖出节奏感,靠手中绳子的松与紧进行调节,摆弄好了,从远到近,“嗡-嗡——”效果有如歌唱,美妙动听。

    □李有财平时对体育没啥兴趣,但从看奥运开始,我就迷上了自行车。给女儿买辆新的小单车,再把两部旧单车改造一下,换上新轮胎,一家人在淇澳岛开阔的道路上奔驰,爽得要命。

    久别单车十多年,重新骑上去,感悟还是很深的。平时耳濡目染了太多的大道理,把“爱”这个词语在脑子里都异化了,一说起爱来,那必然是某种崇高的情绪,不仅要伟大,还要伟得相当的大,但若像张导演那样整,狂烧纳税人的银子显摆,除了矫情,与爱显然风马牛不相及。其实爱很简单,那就是一种很个人化的迷恋,一种来自灵魂和肉体深处的向往。

    我对单车的迷恋原因就是看男子公路自行车赛。他们出发时一点不像比赛,一大群人上路,对手之间有说有笑,要是没有裁判、警察、工作车和观众,这根本不是比赛而是郊游。我在电视上看见他们经过天安门、居庸关,瞧那一路风景秀丽哦,随着镜头滑过各个风景区,我不知不觉把自己代入其中,心情大好,于是就这么重新爱上了自行车。

    选手之间的关系很微妙,他们在比赛中不时结成小帮派,比如三五个组成一个小队,把大部队拉在后面,彼此心照不宣:奖牌就在我们之间产生,我们互相打气哦,把后面的人甩掉吧。等到最后几百米,大家才撕去哥俩好的面纱,狂扭屁股向前冲线。

    女子公路自行车赛的队伍里居然有个50岁的大姐,在过去重大比赛中多次夺冠,今年又来和一群小姑娘拼。这是一种什么精神?当时还不理解,姑奶奶该不会想着要给她的祖国争光吧?现在我自己一家人嘻嘻哈哈扭着屁股,就完全理解了50岁大姐的那股劲头。她除了热爱骑单车之外很可能没有任何别的理由。好这一口,本身就是足够的理由,再也不需要别的宏大叙述来包装这种情感。

[1] [2] [3] 下一页 

我要评论

】 【打印